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金秋时节唱一曲《好风光》——龙眼坑水治理侧记

发布日期:2019-08-30 信息来源:企业文化部 作者:俞勇 字号:[ ] 分享

“人人那个都说呢,龙眼坑好;龙眼那个坑边呢,清风飘!”

进入8月,清溪镇龙眼坑水达到V类水标准,撕掉了黑臭标签后,清晨顺龙眼坑便道跑步锻炼的人们渐渐多了起来,就有人边跑边断断续续唱起了“龙眼坑小调”。

“好多年了,第一次敢在龙眼坑水边上跑步了呢。”清溪小学的陈老师说,“这还得谢谢你们啊!”“那你们学校在清溪就更有名气了啊!”中电建龙眼坑水治理负责人老夏说。

“是啊,下学期我们该忙了!我一个学生,专门把他家房子换到我们学校周边,下半年,他女儿要来我们学校读一年级!”张老师这样说道。

顺着龙眼坑水巡查一遍,水质清冽,河床见底,两岸各色花开得艳丽,老夏笑了,这是他和弟兄们4个月奋斗的成果啊!

 迎接挑战 我们是水电十四局

3月10日,龙眼坑水治理发令枪响。枪声中冲出的人,是水电十四局东莞项目部清溪工区的员工。

李彪最先带人勘查现场。从龙眼坑水库往下1千米内,是两段暗渠,气味虽不正,但沿线多家工厂、公司,花草掩映下,也还算过得去;3段明渠,却是黄褐色泡沫翻滚,有如一条垂死的恶龙,塑料、菜叶、破布、死鱼烂虾,各色垃圾飘浮,偶见排污口浊水冲入,泛起阵阵恶臭,令人头晕目眩,恶心欲吐。

妥妥的劣V类水质啊!不治理好,沿线学校学生不愿进校读书,工厂工人不愿做事,饭店没人就餐,公司展示不出实力,难给人合作信心。唯有几家破烂收购点,生意还算不错,可这又进一步损伤了龙眼坑水形象。

守门的大爷喊道,“你们别下水,会烂脚丫!”李彪们扬手致谢,穿着水裤,提着砍刀,下水摸排,砍茅草、赶水蛇,两周内,探明排污口35个,确定2km长渠道各处底泥深度,为设计确定治理方案,奠定了基础。

公司清溪分管副经理鲁燕杜说,“再大的水我们电建都治了,还能治不了个龙眼小坑坑?”

那些日子,李彪们工作服、安全帽上的电建蓝,成了龙眼坑水最亮丽的颜色。

从严从实 彰显铁军风采

东莞治水,最基本的就是要做好雨污分流,使得雨水直排进入河道,污水经过有效处理达标后排入河道。

雨污分流,就是要把生活污水、工业废水通过新的管道系统,引入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这里,最基本的就是要把污水通过截、堵、引等法,使之流入新的管道系统,从而使其与雨水分离。

“对工业区污水收集,将截污管网建在工厂门前,在工厂门口设置预留井,由工厂完善厂区内的雨污分流管道后自行将污水接入次支管网;在生活区,通过现阶段已完成的雨污分流或改造管网的方式将污水接入管网,完成排污口整治。”鲁燕杜的治水方案简单明快。

龙眼坑水的35个明暗污水排口,部分排口源不明确,形成原因难以确认;部分成半堵死状态;个别排放物质难以界定,而这,需要摸排人员一一落实。

最困难的,是前期管网运营单位变换频繁,且现已无明确运营单位的半堵死排污井口,需要作业人员将埋在2米一下深处污水井口进行揭露,再联合参建各方和主管部门专家确定堵塞成因,之后安排蛙人进入管道摸排确认,制定专项修复措施并实施。

有几天,老夏们故意错开就餐时间回去就餐,“自己闻着都臭,就不影响大家了。”老夏说。

李彪、老夏带人一个一个排口确定。部分半堵死排口,因为确定不了排口源,他们只好采用守株待兔的笨办法,半夜巡查、雨中巡查,发现半堵死排口复活——流淌污水之时,顺藤摸瓜,去发现、找到排口源。

龙眼坑水排口,二期管网截流解决5个,雨污分流解决6个,次支管网截流11个,封堵企业排口5个,镇街督促解决6个,剩余2个工业区排口,由十四局汇报镇街,协调工厂自行进行雨污分流改造。

“在整治前,我们将所有排污口和前期管网都排查清楚,按镇街和业主要求安排蛙人对堵塞的前期管网进行了疏通,确保污水能进入前期已建管网,在整治完毕后,再次对所有的排污口进行检查,目前排污口基本无污水流出。”水电十四局东莞项目部清溪工区生产经理王建国介绍。

清水潺潺  龙眼坑不再是坑

“没有老百姓帮助,我们治不了龙眼坑水!”李彪说。李彪们刚到龙眼坑,明渠段还好办,暗渠段根本判断不了走向,摸排无从着手。

“我带你们走!”红木艺术品守门的杨大爷带着李彪,从龙眼坑水库出口往下,弯弯曲曲,一路走一路介绍,李彪们一路看一路记,半天下来,对龙眼坑暗渠段的排污管口就掌握了个七七八八。

李彪说给杨大爷个烟钱,杨大爷说,“莫客气了,你们老远的来给我们治水,该我老人家请你们呢!”

老夏们排查告一段落,来到明渠段起点的“客家鱼生”要点水洗手,老板娘非要给老夏们送几瓶农夫山泉,“莫客气撒,你们把龙眼坑尽快治好,我的生意也会更好撒!”老夏一直没闹明白,开客家菜的老板娘为啥子讲四川话。

进入6月,清溪雨水渐多,正干着活呢,大雨就来了,龙眼坑水会暴涨,李彪们却不轻易去周边人家躲雨——身上脏!但“水上农庄”他们却去躲了几次雨。厨师长王哥是李彪老乡,王哥说,接手半年餐馆,亏了2万多,就指着龙眼坑水治理好,周边环境提升了,赶紧把本捞回来呢!

到了7月,龙眼坑水清见绿,只是还需每天取水送检,需稳定达标一个月才算告捷,老夏和同事们终于有时间和沿线周边老百姓打个招呼。

因为龙眼坑水得到治理,当地清溪中学夏老师的未婚妻不再强求他“调离那个坑!”放暑假有空,夏老师结了婚,请老夏吃糖。这糖,老夏觉得是真甜。

站到龙眼坑水与铁矢岭河交接的河堤上回望龙眼坑水,水面清澈,水流潺潺,岸花飘香。清溪报社记者小傅感慨地说,清溪水域都能达到龙眼坑水的治理标准,“最美中国小镇”的荣誉才会真正落户清溪啊!

王建国说,龙眼坑水作为铁矢岭河支流,只要我们保证了雨污分流,是有望达到Ⅳ类水标准的,那时候,龙眼坑将不再是坑!

治理完成的龙眼坑水(俞勇/摄)


清溪镇当地政府负责人和项目工作人员一同查看清溪水环境治理作战图(俞勇/摄)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