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艺苑

发布日期:2020-11-19 信息来源:轨道工程事业部 作者:张琳琳 字号:[ ]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是诗经《桃夭》里的一句话,在这漫天桃花爱恋的婚嫁里,“归”这个字第一次拥有了一丝浪漫的味道。在这里“归”的意思,是身有所绊,心有所栖。

“归”字若放在过去,是游子归家,少女出嫁。在交通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归”这个字眼显得越发频繁,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家乡,在外游学,外出工作,每一次的假期,都是场归途。

对于一名工程人来说,四海漂泊已是常态;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工作性质,“归”这个字对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含义。对于异地相思的青年来说,“归”是每次归家对恋人、对妻子的一种交代。对中年人来说,“归”是短暂参与孩子生活成长的欢愉时光。不论哪一种,在休假时必将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衣锦还乡,告诉家人,自己在外面过得很好;在心底默默想到,此处心安,是吾乡。

当一个工程完工,到下一个工地;偶有机会回到上一个工地,想起在工地上无数的日日夜夜,淋过的雨,见过的星空,又会觉得,心安过处,即似吾乡。好像在一个地方驻足了很久,却又一直在路上,从未停下片刻。

对于一个电建人来说,“归”字在心里,从来不是哪一个地方的代称。是“火神山”医院短短几天的平地而起,是鲁布革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是请战上高原雪林的一点豪情,是对于手里每一件小事的一点执着......若心有所依,何处都是归途。

今夜的星空与昨夜的从来不同,唯一不变的是心里的一点星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