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艺苑

父亲

发布日期:2021-04-07 信息来源:曲靖管理处 作者:杨谷琼 字号:[ ]

儿时对父亲的记忆是肩膀上的扁担挑着行囊渐行渐远坚毅的背影,还有印着天安门图案写着“北京”字样的浅蓝色手提包,这个手提包对于土生土长农村长大的我就代表着城市与遥不可及的远方,而提着手提包往家赶的父亲就是每年春节我们兄弟姐妹切切的期盼。

父亲的职业在农村孩子的心里是自豪的,所以长大后寻着他的脚步成了水电人第二代,也如他一样背起一身行囊,踏一路风尘,随时准备着下一段生命启程,颠簸着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参加电站的建设。感受了水电人背井离乡工作的不容易,多年的拦河截坝练就了粗糙的面孔 ,但当看着自己添砖加瓦建成的电站耸立在大山大河涧,那种自豪就会由然而生。小时候不理解父亲一个背影就让家人苦苦等一年,而今我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懂得了父亲养我们的不易,也理解了儿时父亲离开我们的决然。

随着我步入中年的步伐父亲也步入了耄耋之年,父亲越来越念旧了,逢人便讲他年轻时在单位里的人和事,还经常念念不忘提及他当班长时的趣事。后来被骗子听进耳朵里冒充单位的人来看他,结果被骗走了几千元钱。我知道父亲是割舍不掉藏在心间的水电情怀,听到单位的人来看望他就失去了防卫才被骗的,终究是不忍心责怪他。

父亲这一生很平凡,没什么成就。唯有含辛茹苦把子女养大,却也是活得堂堂正正,站得稳稳当当,他的品行如一盏明灯指引着我们兄弟姐妹前行的方向,让我们不管什么境地都不偏离生活的轨迹。于他的后代,这应该就是最好的财富吧。

父亲近几年患上了坐骨神经痛和脑梗塞,如今他哪里也不愿意去了,固守着那几间老屋和院子里夏绿冬枯一直陪着他的几棵葡萄树。父亲老了,老的让人措手不及,也不爱讲话了,曾经还习惯和他顶嘴,而今我年过四十却像个听话的小孩,乖乖听着父亲偶尔的唠叨。随着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我想我是真的害怕了,害怕什么时候就听不到他对着我唠叨的声音。

由于我上班和女儿上学的原因不能经常回家陪伴父母,心里不由就生出一种紧迫感,唯恐“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所以我只能抽空回到生我养我的小山村,给二老洗洗衣物,剪剪指甲,一起晒晒太阳,侍弄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听他们说说村里东家的婆婆西家的媳妇,在小院子度过安静温暖的小时光。有时真愿意自己就是小院子里的葡萄树,可以一直陪在父母的身边。

如今对父亲的印象,是那个如蹒跚学步的小孩摇摇晃晃行走在村子里的年迈身影,更多的是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视声音瞌睡的形象,和老墙下阳光中皱纹里透着慈祥的老人。

时常感叹自己的幸运,因为我还能在为人母为人子女的双重身份里,感受养育子女不易的同时尽着为人子女应尽的孝道。唯愿父母活的久一些,再久一些……让我在陪女儿长大的过程中还能聆听父母的叮咛与嘱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