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艺苑

回家

发布日期:2021-04-07 信息来源:轨道工程事业部 作者:韩艳 字号:[ ]

工程终于接近了尾声,李哥忙完手中的工作,向项目部办公室请了探亲假,匆匆登上北去的列车。

“各位旅客请注意,银川站到了,要下车的旅客请收拾好行李准备下车。”列车广播员温柔地通知。李哥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赶紧取下行李下了车。他的家在盐池县,离银川火车站还有一百多公里,他还要继续赶路。

挤上去家乡的汽车,李哥的心里才安稳了一些。望着家乡熟悉的一切,妻子和儿子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脑海之中。

到了县城,宽阔的马路,高耸的楼房,华丽的灯彩,他却找不到家了。

去年李哥的妻子在县城看中了一个小区,打算买一套商品房,李哥打电话说自己忙,让妻子看着办,感觉合适了就买了,他让妻子自己作主。

三月份,拿到了钥匙,要搞装修了,妻子打电话让他回来,商量着看怎么装修,他对妻子说工期紧回不来,你自己感觉怎么合适就怎么装修。万般无奈,妻子只好自己出马,跑东跑西。

房子装修你不回来,搬家总是要回来吧,可到了搬家的时候,不管电话再催,还是儿子哭哭啼啼想爸爸,他说现场施工忙,缺人手,还是没回来。妻子只好肩扛手提,自己搬家。没办法,谁让自己找了个水电人呢?

去年项目施工工期紧,他没回来,年底了又赶上新冠疫情爆发,春节又没回来。乔迁新居,难怪他找不到家了!

人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李哥此时,感觉非常内疚,怎么也不敢打电话问妻子家在那里。看着眼前车来车往,他深深地低下头,眼圈发红,热泪盈眶。

“到了没有,走到那儿了啊?”妻子打来电话,关切的问。

李哥也不敢插嘴,只能安静听着电话那头怒气冲冲的妻子的指引,左拐右拐才找到了自己的家门。好在妻子理解他,发火归发火,撒气归撒气,始终没有怪过他。

登上楼梯,到了四楼,按下门铃,自己日夜想念的丈夫真正到家了,妻子的火气瞬间烟消云散了。

门一打开,妻子张开双臂,热情迎接这凯旋的“冤家”。妻子那个脸呀,要多么灿烂就有多么灿烂,李哥抱着妻子,看呀看呀,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这些年,李哥的妻子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一个人要照顾两岁多的儿子和年迈的父亲,没有时间去进修的她,至今还是临时聘用的。

“辛苦你了,让你受累了!”李哥声音有些呜咽。

“别说了,到家了,饿了吧,快吃饭。”妻子故作轻松地一笑。

“我没照顾好家,欠你的太多。”李哥有点哽咽。

“你也瘦了,比以前黑了。”妻子心痛地说。

此时,李哥心中藏着一种歉疚,一种深深的抹不去的歉疚;又有一丝的庆幸,幸亏自己的妻子是发自内心体谅他,支持他。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