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艺苑

读《致橡树》有感

发布日期:2021-04-07 信息来源:建筑工程事业部 作者:彭鑫 字号:[ ]

初读这首诗,我就感受到一种蓬勃向上的生机,不服输,用现代话来说,有一种满满的正能量。在诗中,大胆的说出了“爱”一字,在当时时代不可谓大胆,但是大胆中却透露出一种细腻,对爱的一种细腻,坚持爱情的细腻与细水流长。这首诗是朦胧诗代表之一,有强烈的自我内心情感的表达,大量使用象征、隐喻、通感等手法。朦胧派代表诗人舒婷在诗歌中多表现个体意识的觉醒,追求人的尊严和价值以及较为鲜明的女性意识。有人曾说过:“舒婷代表朦胧诗里温柔的一面,代表爱与美”。

在诗中看起来景象繁多,但是却并不复杂,“日光”般的温暖,“春雨”般的情意“你有你的铜枝铁干,象刀,象剑,也象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象沉重的叹息,又象英勇的火炬。”以“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和“共享雾霭、流岚、虹霓”表达出在作者内心深处真正的爱情应当是有同甘共苦的信念。虽然舒婷自己也说过,这首诗并不是一首爱情诗,但是我们大家在读这首诗时,却想到了爱情这个美好的词汇。整首诗用了象征手法,强调爱情世界中个体精神独立的重要性,使这首诗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女性的心声。用“木棉”对“橡树”的独白,将两者人格化、心灵化,表达了内心的热情及其人格理想。想要与爱人并肩而立。“这些都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诗人鲜明地表示她必须和对方站在同等的位置——你是树,我必须是树且是同样高大挺拔的树;你站着,我也必须站着,且要平等地立于天地间。抒情中带着一点雄浑壮阔的霸气,议论中带着一针见血的明指。抒情与议论自然结合,使丰富的情感中带有理性。

在这首诗中,作者运用了抒情主体拟人化这一表现手法。采用内心独白来抒情,对你的爱含蓄但是却也直白、坦诚。不落熟套却感觉有一种理想的气质。不矫揉造作。在描写间顾盼生辉,采用了刀、剑等活灵活现的物件描绘了自身对爱的理解。抒写对象明为橡树,实为木棉,用木棉这普普通通的物象描绘了纯真的爱情,没有玫瑰的纯洁娇柔,却有属于木棉的坚毅、自然。木棉本身也带有现代女性的特征。本诗不似其他作品直接描写木棉的体态形貌,而是在开篇用了两个假设和六个否定性比喻,通过比喻、假设等修辞手法的堆砌,从侧面写出了木棉的品格外貌,夸赞了木棉的独立与自强,从木棉中展现了作者主旨中的独立的爱情观,不依附于某个人,独立自由。木棉对橡树的爱情不是轰轰烈烈,而是细细的陪伴,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

这首诗在艺术表现手法上把反映式变为表现式的写法,显得更为浓郁的,集中的感情。另外,相比于传统的古诗、古文中用赋、比、兴的手法来描绘柔美的爱情,在本诗中,作者避开了铺叙,避免长篇叙述,而是加入了现代诗常用的内心独白的方式,这样更容易表达抒情主体的主观感受,表达出深沉的爱情。无疑,诗人是勇敢的,虽然这首诗不在文革时期,但是人们当时对於爱情的感觉是近乎猛兽的,虽然心中有爱情,但是却只能束缚在心中不敢说出,怕爱情,更多的是怕当时社会的风气束缚。但是与当时人民不同,舒婷却在这首诗中勇敢的提出了爱,认为爱是平等的、自由的,不该被束缚,不该是一方服从于一方,而是应该相互享受,相互平等。这种想法在当时的七八十年代是惊人的想法,在当时诗歌中像单刀匹马闯江湖,但是却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在《致橡树》全篇诗文中,作者运用了通俗易懂而不是晦涩难懂的语言,对自己心目中的爱情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述。不似其他描写爱情的诗,隐晦,过长而且难懂。作者心中的爱情如同这首诗一般直白而又开朗,让所有读过这首诗的人,都能在读完第一遍后便能理解作者心中的爱情观,脱离了当时的社会现象,大胆而又明了。并且在当时时代,可以说有一种启蒙的作用,鼓励当时青年男女勇敢说出心中的爱。女性不应该只是一株缠绕在男人身上的莬丝花,作为一种依附的作用而存在。而是作为一个个体,有追求爱的平等权利。我爱你但是我也是一个独立自由的人。这首诗在当时是有着一种叛逆的代表,羞涩的年代说爱,在当时不是勇敢而是一种羞耻,作者敢于写出也可以看出作者心中的强大,坚韧。

但是,这首诗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却有所不同。现在的女性多数有独立的经济权,思想开放豁达,知识面宽旷。现代的思想教育提升,社会接受程度扩大,家庭教育开放。这些原因促成了现代女性大胆自由的行动与想法,随口说出爱已经不是特别顾忌的事情。致橡树这首诗在现代颇为受追崇,它符合了现代社会的大胆风气,直白而又有灵气。在各种场合中均能作为一首诗歌被朗诵。现代人对这首诗的感觉就是清新自然而不做作,理所应当。但是反过来一想,如果这首诗是在现代被创作,它可能不会如此出名而被追崇。正是因为当时的时代,当时作者的灵感想法,才在矛盾中促成了这首诗。所谓乱世出英雄,正是与当时时代的大大不同,这首诗更多的引人注意,在诗歌出彩的基础上更加吸引人去看这首诗,去琢磨这首诗。也许它这首诗不止可以代表爱情,也可以作为一种人生态度。在社会中独自生活,在有困难时,第一想到的不会是找依附,而是自己接受挑战。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