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艺苑

读《活着》有感

发布日期:2024-07-10 信息来源:市政工程公司 作者:范光锐 字号:[ ]

这本书我睡前读了有四分之一,第二天起床后又接着读,大概读到下午一点多才读完。

读完之后,心情有些沉重,捏着书卷,在窗前坐了好久。对于那些背景之下发生的故事,我好像懂了,又好像不太明白。

福贵,一个出生在旧社会家族中的有钱少爷,从小锦衣玉食,还娶了自己一见钟情的米行千金家珍做媳妇,可就算婚后儿女双全,福贵依旧游手好闲,整天徘徊于勾栏赌坊,一去城里就是大半月不回家,直到最后赌光了家产。

一夜之间,富家少爷成为了粗布麻衣的农民,父亲在家产败光不久后便撒手人寰,老丈人也让人抬着花轿来到他家现在住的茅草房,接走了怀有身孕的妻子家珍。

妻子走后,福贵拾掇拾掇前半生,去找村上地主老爷租了五亩地,就这样细皮嫩肉的少爷穿上粗布衣服,轮着锄头开始种地,母亲年迈还裹小脚帮不上什么忙,女儿也年幼,只能坐在地埂上,看福贵挖地翻土,日子也确实过得艰难。不过还好,妻子家珍在生下儿子有庆后,便带着孩子回了徐家,从此之后,千金小姐学着割草,种地,料鞋底,两个人一起的日子还算过得去。

一次母亲生病,福贵拿了妻子家珍带回来的两银元去城里请大夫,却不想和人打了起来,被一位国民党军阀抓去当了兵。一再的背井离乡,离家越走越远,福贵在炮火里九死一生,后来共产党来了,给了他粮食、盘缠。辗转几个月,福贵终于回到家乡。

离家两年,再回来母亲已经去世,女儿凤霞也因年前的一场高烧变得又聋又哑。不过福贵回来了,一家人欢欢喜喜,日子还得接着过。后来国家斗地主,建起了农村合作社,还有大炼钢。福贵一家呢,因为负担太重,也为了攒钱供有庆上学,差点将女儿凤霞送人,好在后来舍不得,又接了回来。

这时候,福贵妻子家珍得了治不好的软骨病,下地干不动重活。但还好女儿长大了些,也能帮着干一些,后来发生洪灾,水稻庄稼产量降低,人们缺吃少穿,生活极度困难。雪上加霜的是,县长夫人难产大出血,有庆血型和夫人一致,被叫去献血,因为抽的太多,十二三岁的少年身子瘦弱,竟是失血过多死了,福贵看到死去的儿子,悲伤得想要杀人,疯了般和县长动起手来,后来看到县长是自己昔日战友,无奈作罢,背着儿子尸体回了家,可他没敢告诉妻子,但家珍后来还是知道了,本以为会撒手人寰,却奇迹般撑了过来,病情也有些好转。

后来村上队长给又聋又哑的女儿凤霞找了门亲事。女婿是城里人,爹妈也早早去世了,做搬运工作,是个实在人,美中不足的是女婿是个歪脖子。凤霞虽然听不到说不了话,却长得漂亮又聪明勤快。成婚后,女婿二喜对凤霞挺好,时不时就手拉手回来帮二老干活。凤霞很快便有了宝宝,一家人格外开心,只是好景不长,凤霞生产时难产,去世了,留给二喜一个儿子,取名为苦根,从此女婿二喜背着襁褓中的苦根继续做搬运工作。不多久,福贵的妻子家珍也去世了,一家子只剩下福贵,女婿二喜,外孙苦根。二喜依然很卖命地工作,福贵隔三岔五就进城看他们。苦根三岁那会,女婿二喜搬运时,被水泥板压死,福贵便把外孙带回了乡下,一边种地,一边带外孙。一晃,苦根便长到了五六岁。

一次祖孙两人采棉花,苦根说他头晕,福贵便带他回家,给他煮了姜汤和粥,让他喝了在家躺着休息,还给煮了一锅豆子,等福贵晚上回来的时候,苦根身体都已经凉透,竟是吃豆子噎死了。

后来只剩下福贵一个人,他买了一头将要被人杀死的老牛,取名福贵,一人一牛继续犁地种田。田埂上,老头福贵时常冲着老牛福贵吆喝:“福贵啊福贵你快犁地啊,你看二喜有庆都已经犁了有一亩了,家珍凤霞也犁了七八分,苦根人小,也犁了不少,你不可以偷懒哦。”

我像一个旁观者,站在一旁,沉默看完了福贵的一生,最开始我有些怀疑,怀疑人的一生,真的会有如此多的苦难吗?

可当我知道,曾经认识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患上了白血病,看着她发给我的图片和消息,说每天做透析都很痛苦,说她已经很久没有离开病床,她问我活下去真的会等来康复嘛?看着图片中,她病床周围一圈的仪器,浑身的导管,我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侄子小学毕业照,我无意看到照片中,班上一个坐轮椅的男生,问起时才知道,那男孩患上了肌肉萎缩,可十二三岁,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有个小姑娘在网上留言,说自己一米六的身高,不胖不瘦,长相普通,家庭一般,普通本科大学,工作收入也是一般,抱怨自己真是太平凡了,可有网友回复:你已经抽中了人生的上上签。她普通的身高体重,可以穿上百分之八九十的衣服。普通的本科学校,但国内的本科人数只占总人数的百分之七。父母健在,而且有工作有收入可以养活自己。

所以你看,全部不好不坏的因素加在一起,已是人生的上上签。我们不歌颂苦难,但面对苦难依旧坚持努力不放弃的我们值得歌颂。

人这一生就像一个“圆”,有的人这里缺一口,有的人那里凸一块,都有遗憾,都有不完美,可完美是终极理想,遗憾才是人之常态。

读书时,越到后期,参与书中人物的人生越多,我心里越发有一种无法言达的沉重,我开始不懂其中的缘由,直到我看到作者笔下的这句话:也许是苦难的生活损坏了他们的记忆,面对往事他们通常显得木讷,常常以不知所措的微笑搪塞过去。

是啊,曾经鲜活生动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好像逐渐麻木和世俗化了。在日复一日的生计奔波和苦难浸润下,他们对降临的灾难越发麻木,甚至习以为常。

可人啊,不管经历多少不幸,遇到多大挫折,长到什么年纪,都得尽量做一个温柔的人,看到鸟鸣花绽能油然而生喜悦生机,看到山川苍穹心中溢出感动开阔,看到四季更替,日升日落,心中许下来日可期。就像余华说的,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有人曾说,作者余华太狠心,对笔下的人物过分残忍。余华却诙谐的回复:我将悲伤留给了虚构,快乐留给了现实。就像他在书上说的,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不是控诉或者揭露。他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所谓高尚,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

那温柔,大概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包容与释然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