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艺苑

读《人生海海》有感

发布日期:2024-07-10 信息来源:土木工程公司 作者:管仕兴 字号:[ ]

我们都像是山上滚落的石子,都在颠簸之中磨掉了尖牙。

——题记

对麦家,茅盾文学奖颁奖辞里有这样一段描述:“麦家的写作对于当代文坛来说,无疑具有独特性,他的小说有着奇异的想象力,构思独特精巧、诡异多变,他的文字有力而简洁,仿若一种被痛楚浸满的文字,可以引向不可知的深谷,引向无限宽广的世界,他的书写能独享一种秘密,一种幸福,一种意外之喜。”

他本人也曾说:“我想写的是在绝望中诞生的幸运,在艰苦中卓绝的道德。我要另立山头,回到童年,回去故乡,去破译人心和人性的密码。”确实,近日拜读麦家名作《人生海海》之后,其意尤甚。“我”、上校、爷爷、父亲、老保长、瞎佬、小瞎子、阿姨……无一不在诠释那种在绝望中诞生的幸运,在艰苦中卓绝的道德。

上校,曾经戎马生涯,风光万丈,就要前程大好、光辉岁月时,无奈一步之距,被打回原籍,过着清淡平凡的生活。更不幸,是遭遇红卫兵小瞎子一伙,平静的湖面从此荡起巨浪。上校与我们村,多少人的生活翻天覆地,这一激浪,拍打着的是我爷爷、爸爸、老保长、小瞎子等等。爷爷固执己见,一心救家,怎想弄巧成拙,在村子里脸面殆尽,晚节不保;爸爸闷声不响,逆来顺受,却为保护这个家剩余的家人安康与活在世上的尊严,神志不清,胡言乱语,自己后半生被葬送;老保长,一个有着丰富的生活故事的人,大风大浪,潮起又潮落,曾梦想的泡影化为一片陋室空堂,为救被谣言侵蚀即将辞世的爷爷,不惜打破多年前许下的承诺;上校被红卫兵批斗,为正理道义,挺身而出;阿姨,上校遭难后,一厢情愿,无私付出,只为那一次一辈子无法救赎的罪孽,当然她爱着他,很爱很爱;小瞎子,乡村红卫兵的一个缩影,用“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形容,再恰当没有了,不知天高地厚,不记情谊;而我,是这一切事情发生的倾听者、见证者和当事者。自小至大,也曾历经万险,为尊严和人生自由,逃难欧洲城郭巴塞罗那,背井离乡,寄人篱下。一度我从梦中惊醒,只为见一眼家乡的后山和亲人,二十二个春秋冬夏的桑梓深情,其间艰苦,难寻一人共诉。

我们何不是书里的上校、爷爷、爸爸、小瞎子和我呢?曾经或光辉岁月,或默默无闻,大喜大悲,平淡无为,都不免在生活中留下痕迹。这一生一世的长河中,我们就像是一颗颗石子,自山上滚下,在颠簸之中磨掉尖牙。人生海海,潮落之后是潮起,你说那是消磨、笑柄、罪过,但那是我的英雄主义,何为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