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艺苑

夏夜晚凉

发布日期:2024-07-10 信息来源:土木工程公司 作者:陈洪宇 字号:[ ]

雀鸟争巢,蝉鸣噪林,大地褪去春衣,骄阳高悬于天际。山城的夏天总是来得猝不及防,来不及与春作别,它便热情洋溢地奔赴而来,如焰火般热烈。

对于夏天,算不得喜欢,只是偶然间,游湖观景,静听虫吟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霎然涌上心头,把思绪拉回到十四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是在老家的一个暑假,也就是我外公外婆家。当时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酷暑难耐,不过小孩子可顾不得这般,偏爱跑来跑去。爬东树、攀西枝,快乐肆意地追逐着夏日南风。我喜爱去抓那夏蝉,它们黑黝黝的,两侧眼珠凸起,有着半透明的翅膀,多栖息在树枝树干上。够得着的时候,便徒手去捉,或者借助工具,用竹片弯折插入到一节空心细竹中,便寻得几处屋檐墙角,将蜘蛛网缠绕在自制网具中。待捕获蚱蝉后,用手捏住它的翅膀,用线在其脚上系个结,整套步骤算是完成,于是手攥着细线,把蝉抛引出去,随着它振动双翅,左右来回腾飞,如放风筝一般,别有一番风趣。

白日里,外公外婆总会早早起身去田间劳作,施肥、除草、喷洒农药等等,傍晚才得以闲暇。待夜渐渐深了,我们便会去院里乘凉。外公外婆坐在嘎吱作响的凉椅上,而我躺在别致的长板凳上,也就是我们这边过年杀猪的时候会用到的“杀猪凳”。由于不够长,还需要准备一个小凳子用来放脚。夜里的风很凉爽,不过蚊虫也多,手中的蒲扇不能停歇,不然会起好多蚊子包。夜里的星空是很美的,满天繁星,宛若银河贯流天际,总觉得那时的星星更加明亮,也更为耀眼。我试着数清天上的星星,却怎么也数不过来。在这份惬意下,不知多少次,伴随晚风悠然入梦。朦胧间,外公已将我背上,轻手轻脚地送我回房间歇息,生怕扰我半分。这夏夜凉色,绵绵温情,我犹记至今。

当然夜里也不只是在院里乘凉,在老家院子的后边,有一片草丛,还有一汪小池塘,晚上总会有好多萤火虫聚集此处。它们闪着绿色的微光,若隐若现,伴随着夏虫鸣叫,塘田蛙声,把黯夜点缀得灵动而富有诗意,呈现出一幅美妙的乡野画卷。悄悄走近,用小布袋把萤火虫装起来,总会抓到好几只,再倒入小瓶子里。光亮从瓶中透出,点点星芒,格外美丽。待静静欣赏完后,便将它们放回丛林中,融入这夜色里。

那个夏天,既漫长又短暂。漫长到故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些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短暂到好多事未尽、好多话未言,便已成为过往。那天,同外公外婆道别后,便离了村,回了城。只是我不曾想到,那一句“明年暑假我再来玩”的约定,却成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遗憾。随着学业加重,又加之习惯了城市生活,便鲜少回村。在城市与农村之间,悄然间多了一层看不见的薄纱,只有在参加宴席、祭祖、春节等特殊的日子才会回到老家,不过也不会过多停留。等到长大后再回到老家,心中满是怅然。儿时的院堂布满青苔,早已没了烟火气息,小池塘变得干涸荒芜,再不见那微绿荧光。旧日的欢愉,随汽笛声缓缓消散,久久定格在那个八月。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那记忆中的青绿,俨然随年华逝去,如今,那故地已杂草丛生。回顾往昔,心生叹然!终是负了盛夏的约,却了孩童的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